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谭汝为:《红楼梦》方言研究浅议

(2018-07-11 08:12:43)

《红楼梦》方言研究浅议

谭汝为


 《红楼梦》主要使用以北京话为中心的“官话京腔”,在此基础上又吸收了北方地区的多种方言,包括河北方言、天津方言、东北方言和山西方言,另外还包括多种南方方言,如吴方言、江淮方言、湘方言,尤其是苏州、南京、扬州及镇江等地的方言,构建成一座巍峨璀璨的汉语艺术大厦,体现了语言文化的多元性和包容性。在曹雪芹笔下,举凡人物塑造、情境描摹或情节推进,都借助丰富而鲜活的各地方言来表现。《红楼梦》多种方言娴熟而得体的使用,足令后人叹为观止。 

  

 近年来,对《红楼梦》方言的“研究”,出现了一种简单化、庸俗化的倾向,就是过分强调书中局部某种方言的例证,生硬地把曹雪芹和《红楼梦》同某一地区历史文化联系在一起。例如某位作者从《红楼梦》语言中“发掘”出一些“山西绛州口语”,将其铺排开来,然后导出结论:“《红楼梦》的生活语言是用绛州口语写成的。”某学者在论文中列举一些湘方言的实例后,认为《红楼梦》里面90%以上方言是湖南娄底、永州北部一带的湘语,指出“作者并不是曹雪芹,而是一位有在湖南长期生活经历的人士”,曹雪芹不过是“在原始之作者的基础上,对《红楼梦》进行了全面艺术加工”而已。


  网上盛传的《石破天惊——红楼梦的作者是冒辟疆》,将如皋方言的使用作为重要证据。其实,吴方言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体系,当年戴不凡即以此立论,找出《红楼梦》里的扬州话、苏州话和南京话,以此为据否定曹雪芹的著作权。这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红楼梦》全书所涉及的方言非常复杂,南方研究者注重《红楼梦》中的江南方言,北方研究者注重北方方言,形成“横看成岭侧成峰”的状况。各地红学研究者几乎都可以从《红楼梦》里找到自己瞩目的家乡方言。若将《红楼梦》作品中出现过的词语,与笔者主编的《天津方言词典》对照,也能找出近百条相同或相近的词条,例如第五十四回,凤姐儿走上来斟酒笑道:“罢,罢,酒冷了,老祖宗喝一口润润嗓子再掰谎。”“掰谎”(白话)即闲聊的意思。还有“出门子”“叨登”“垫补”“抖漏”“勤谨”“家雀儿”“眼面前”“现世报”“可惜了的”等都和天津话酷似。但绝不能仅凭这近百条方言词语,就做出判断:《红楼梦》作者和天津关系紧密,或证明《红楼梦》就是在天津创作的。


  近年来,对《红楼梦》方言进行所谓“研究”的路径小异大同,都从书中找出包含方言词语的若干句子来与某某方言词典一一对照,然后武断地导出结论——《红楼梦》是用某某方言写成的,甚至标新立异地为《红楼梦》确定另一位新面孔的作者,以“剥夺”曹雪芹的著作权。其弊病在于,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仅从《红楼梦》巍峨的语言大厦的某个楼层或房间里择取一砖半瓦,生拉硬拽,以偏概全,占有半分材料就敢说十二分的话,结果只能事与愿违,贻笑大方。正如刘勰《文心雕龙·知音》所批评的“各执一隅之解,欲拟万端之变,所谓东向而望,不见西墙也”。


    据中国红楼梦学会张庆善会长介绍,截至目前,学界“考证”出《红楼梦》原作者累计已达百人之多,如洪升、吴乔、张岱、纪昀、和珅、吴梅村、冒辟疆等等。《红楼梦》作者乃曹雪芹,早已千真万确、板上钉钉。奉劝好事诸公就此打住,别在这儿瞎耽误工夫了!


                   (刊于《渤海早报》20161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金百利娱乐JBLKBL网的观点或立场。

      

    金百利娱乐JBLKBL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金百利娱乐JBLKBL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金百利娱乐JBLKBL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