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百利娱乐JBLKBL

情敌也挡不住的战争观察热情

(2018-07-02 16:29:44)
标签:

杂谈

情敌也挡不住的战争观察热情

道上 情敌也挡不住的战争观察热情

自由行其实也不自由

Chapter 1

自由行其实也不自由,除非你独行侠,一路从心而欲没有矩。只要有旅伴就有制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旅行心结和心水,不互相迁就哪儿也别去。

比如我和我妈还有西柚的欧洲行三人组,就各怀情怀。我妈很简单,第一次来欧洲,大都会大景点签到意愿强烈。我兼容,城镇乡村各有各的味道,都成(要命,我怎么随和呢)。西柚兴趣最窄也最政治化,第一不想进城,第二就是要走遍“一战”和“二战”重镇。所经过国家,第一件事就是钻山打洞地找“二战”战场、博物馆和墓地。因为他是司机,方向盘在手,也就是权力在手,根本不听监管,动辄就把队伍拉墓地纪念碑博物馆去了,每每强行讲解,讲完还停顿,领导看翻译似地看看我,意思接下来翻译时间,给你妈翻。说别的事从来没这么担心我妈拉课过。我翻什么翻啊,自己都听不明白,这战役那战役的。

Chapter2

西柚对大城市通通唯恐避之而不及,但是柏林还是很起劲地带了队,因为要求我们看六百万犹太人被屠杀之地,还有罗马人吉普赛人等等亡灵在此,都是必修课。第一站勃兰登堡门附近的“欧洲被害犹太人纪念碑”,又叫“浩劫纪念碑”,真是很震撼,4.7英亩的斜坡上,安放了2711块大小不等让人心绪不宁的混凝土板,上面刻有能找到名字的所有遇害犹太人的名字。

人类是地球上最残忍的生物,没有之一。

这一迁就另外两位团员的兴趣,就完全没有shopping时间预留给我了,感受一下,包括在大巴黎我们住在离老佛爷一两站地铁的距离,我都没空进去一下下。我的买买买情怀只能靠一战二战冷战纪念景点游客中心和博物馆商店聊以慰藉了。比如在东西德墙博物馆买盒城墙碎石巧克力,勃兰登堡门旁边买个折叠包钥匙扣。真够随遇而安的。

到荷兰也是被第一时间被“爱国主义”教育,一般意义上说,西柚对美术馆博物馆都兴趣不大,如果走到门口,我一定要进去,他一般会在就近咖啡馆等着。到荷兰阿森westerbork camp遗址和博物馆例外,几十欧买三张票,强迫我们待了一上午。

Chapter3

“二战”期间,有十几万犹太人、吉普赛人、罗马人从荷兰境内被逮捕关押至此,然后转运德国和波兰纳粹集中营,只有5000人生还。营地旧址上,连天连地紫色壮硕鲁冰花盛开,低沉声音循环播放的死难者姓名回旋在空中。在集中营遗址上,每位死难者都有一个小石碑,一共10200个,有的石碑上还有照片和明信片,设计理念跟浩劫纪念碑呼应,更密集,让人有更强烈的视觉不适感。

当天一拨拨学生来westerbork camp看展览和遗址,了解这段历史,想必是荷兰中小学生必修课。类似中日之间,荷兰人和德国人之间的情绪剑拔弩张。我们的车在法兰克福机场租的,进入荷兰境内后,西柚自己嘱咐自己,开车要小心礼让,德国车牌在这儿招人烦。有次走错路,在马路中间掉头,弄得一时交通不畅。他在车里替同胞骂自己说,这辆德国车F***要干什么!

Chapter4

离开比利时布鲁日往巴黎开那天早晨,西柚说我研究出来两条路,一条是高速,另外一条是走村镇公路,比起枯燥的高速路,后面这条路应该有意思,可以在比利时走街串巷,听起来不错,队员都没意见。我问那今天大概几点能到巴黎?西柚说,那可说不好,这条路虽然比高速路要近,但是路况不受控。

上路后,的确颇享受了比利时建筑美和乡村气息。但我们很快发现西柚司机直离开高速路的主要目的,在比利时村镇钻来钻去,是要找泰恩·科特墓园。修路的缘故,那天条条通往墓园的路,都封闭了。走着走着就被拦住。搁一般城市里出这种状况,西柚早烦了,会气愤地说,fine!我受够了,放弃!然后扬长而去。为到这个墓地,他空前耐心,围着城市兜圈子,终于给他从前而降出现在墓园停车场。

常有各国政要来泰恩科特公墓祭奠

泰恩·科特墓园是世界上最大的英联邦战争公墓,建立于1927年。一百年前,比利时西部小城伊普尔曾是“一战”最血腥的战场,协约国与德军之间三大战役在此爆发。每座碑前都栽有鲜花,有些刻着亡者的姓名、年龄等身份信息,更多佚名,写着“伟大战争中的一个战士”。多数死亡战士19岁、22岁。墓园埋葬了11956名英联邦士兵遗骸,3万余失踪者姓名刻在后墙上,是比利时佛兰德地区180多个一战阵亡将士墓园中最大的一个,也是全球最大的英联邦战争公墓。此地常常有欧盟要员前来祭拜。墓地博物馆照片资料,2014年6月26日欧盟28国领导人以及欧盟机构领导人当天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年纪念活动,反思战争,祈望和平。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在当天的活动上:“今天我们在这里不是为了纪念战争的结束,或是任何战役的胜利,而是为了反思战争为何而起。我们要缅怀成千上万在战争中失去生命的人们,无论他们属于哪个国家。”

按说英联邦墓地跟荷兰没啥关系,西柚在此徜徉半天,随后还在乡间小道拼命转悠,以差点开到沟里为代价,找到了“一战”新西兰死亡战士墓地,专心致志去看了,拍照发Facebook,写了一段超煽情的话。说要给新西兰的朋友看。此人还是很地球心的,有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胸怀。

我们这一路,西柚都在车里听一战二战的一些解密节目。德语的、荷兰语的。对我来说,一句不懂,天书一样,但是还是能感觉到内容的肃杀和低气压。

后面的私货:

朋友中很多军事迷,二战几个主场战的战事进程都能掰扯清楚。每当这个话题出现,我就比较蒙蹬,只有听的份儿。关于一战二战,我蛮喜欢看二战题材电影的,仅此而已了。对时间地点的记忆一向薄弱,高考历史地理成绩可以作证。我特别不具备那种线性的记忆能力。现在身边有了这么一号一战二战民间观察家。真够缺啥补啥,考验耐心的。

这是新西兰warkworth的一战阵亡将士小公募,都是有名有姓的年轻人,那么远去打仗,好在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家乡人都记得他们。

一战中,新西兰死亡战士在英联邦国家中第四多。每年4月25日,澳纽军团日,ANZAC Day,都是公共假日,新西兰各城镇都在凌晨警笛长鸣和举办纪念活动,西柚会当事地天没亮前去,回来时候,我都没睡醒,虽然祭奠活动的主持人——镇上的RSA(退伍军人中心)的manager是前尘往事中,他一直耿耿于怀咬牙切齿的情敌。

这么严肃的题材,都能让我给拐到八卦上去,服不服。

End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金百利娱乐JBLKBL网的观点或立场。

      

    金百利娱乐JBLKBL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金百利娱乐JBLKBL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金百利娱乐JBLKBL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