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百利娱乐JBLKBL

你好,旧时光(朱辰逸番外)

(2018-08-23 15:14:22)
分类: 你好,旧时光



你好,旧时光(朱辰逸番外)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朱辰逸又闻到了那熟悉又遥远的味道,这味道清冽中带点涩味,他知道自己又一次地来到了那个陪伴他多年的梦中,奇怪的是,在梦中他居然还能思考:是哪一年自己才开始做这个仿佛连续剧一般梦的?好像是在六岁那年?那一天,他被才三岁的舒雅啃得满脸口水,而才六岁的朱辰逸虽然抱不动圆滚滚的小舒雅,却也极有耐心地陪着她玩了整个下午,这让他爸妈也诧异了很久,因为自小就显得比同龄孩子稳重懂事的朱辰逸,打小就不屑跟同龄的小朋友玩儿,更不要说整个下午陪着一个比自己小这么多的孩子了,吃饭的时候,看着朱辰逸在给舒雅擦去嘴角边的饭粒儿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双方父母忍不住对视而笑:或许,人跟人之间的缘分,本来就是个奇妙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却又真实存在着?




也就是从这天晚上开始,朱辰逸开始做那个梦,刚开始的时候,在梦中的他能见到的只是一个床顶的帷幔,不过才六岁的他那时也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只是觉得睁眼看到的是一幅米色的布料,醒过来也就不太记得了,可是,这个场景和那清冽中略带苦涩的中草药的味道,在此后的岁月里却不定时地会出现在他的梦境里,仿佛是为了防止他忘记一般。直到那一年,在上高一的朱辰逸在中学的文艺社再次遇到了舒雅的那天晚上,这跟随他多年的梦境忽然有了新的进展,除了那片米色的帷幔,朱辰逸还看到了边上的屏风和床榻上的雕刻,因为好奇,后来朱辰逸查了资料,才知道这种床榻原来竟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那时的家具从汉朝的低矮型家具过渡到了高型家具,但是在样式上还是跟后期的家具有着很明显的区别特征。




这之后,朱辰逸似乎发现了一个规律,好像只要在某一天他碰到舒雅,这一天晚上他必定就会做梦,而这个梦就像连续剧一样会有新的剧情进展,这个情形有些诡异却并没有让他感到害怕,因为从小到大,陪伴着他长大的,就是梦里那淡淡的草药的清冽苦涩味道,而在他高二的那一年,在梦里朱辰逸已经能看到整个房间的布置了:古色古香的带着帷幔屏风的床榻,屋子里的家具很简单却布置的清爽雅致,而他,似乎是躺在床榻之上。




这个跟随了自己这么多年的梦,到底后续会有些什么剧情?那时的朱辰逸有些着急地想知道这梦后面到底会有些什么发展内容?他想着,是否跟舒雅近距离地再多接触一下就能知道地更多点儿看见地更多点儿?于是,朱辰逸向舒雅提出了在学校的“六一”文艺汇演上合唱的邀请,而在汇演的那一天晚上,果然不负他所望,在梦中除了那些摆设家具,朱辰逸第一次看到了一个女子的背影:还是那间屋子,还是那股熟悉的清冽的药味儿,还是那只床榻,只是,躺在床上的朱辰逸看到了这个屋子的窗口,而从雕花的窗口看出去,他看到了一个女子远远走过来的身影~~~




可是这之后即使在舒雅上高中那几年,朱辰逸因为要帮舒雅补课,两个人接触算是很频繁了,可这个梦却进展缓慢,直到舒雅进入大学,在她穿着汉服参加学校的迎新Party,却被朱辰逸拉去招待所过生日的那个晚上,在梦里朱辰逸总算能近距离地看到那个汉服女子:一身月白色的汉服,对襟、束腰,衣袖宽大,袖口缀有一块浅蓝色的贴袖,下着蓝白条纹间色裙,走动间露出衣服的是一双丝履,看上去清雅又利落,可是,镜头到了女子的头部那里却仿佛电视在播放的时候又嘎然而止了,下一回会有些什么进展却又不知道会在何时了?




从梦中醒来,朱辰逸双手交叉枕在脑后,想着梦里的一切,他不由自主轻轻叹了口气。这个梦,从他六岁开始一直陪伴他到现在,仿佛成为了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朱辰逸想起在大学时候,自己曾经梦到正紧要的地方,却被同学恶作剧打断而跟人打架的事情,不由地笑着勾起了嘴角;如今,他跟舒雅朝夕相处地在同一个屋子里居住了有两年了吧,这梦却还是停留在女子远远走来的那部分,甚至,他都能看到那汉服女子莹白纤柔的手里端着的托盘中的青瓷碗,而碗中那散发着热气的中药味儿似乎也还萦绕在他的鼻端,可是,那女子的面容却还是一直隐在镜头的后面无法看到。




梦里的家具、房间的布置甚至女子的衣着,朱辰逸因为反复梦到倒也记得很清楚,他后来查过,大约是天朝战乱最频繁也是最泯灭人性的五胡十六国及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式样,虽说是在乱世的背景之下,整个梦境的氛围却是静谧的,带着淡淡的期待和温暖,可为什么朱辰逸这么多年一直会做这个连续剧般的梦,它跟朱辰逸又会有些什么关联?好在经过了这么些年,朱辰逸对这个梦也没以前那么迫切地想知道后面的剧情了,或许一切自有它自己的轨迹?那么就顺其自然吧。想起昨天跟同学们约好今天早上九点在火车站碰头的约定,朱辰逸翻身下了床,准备了点简单的随身物品和行李,跟爸妈一起吃了个早餐他就出发了,可他没想到,此次的四川之行,居然改变了他整个儿的人生。




到了四川,按照原定计划看望过老师之后,有同学提议正好可以趁着周末,到周边的景点去转转,想起那个号称“青城天下幽”的青城山就在附近,朱辰逸他们一行四人就租了车准备去那看看。因为时间有限,他们也就只是计划在青城山玩个一天,说走就走,中午的时候一行四人就抵达了青城山下的街子古镇,令朱辰逸意外的是这个小镇到如今,竟然还能保有原始的古朴和清幽,而另一边未江湖畔的水气氤氲,却又是一派现代的喧嚣和热闹,现代的繁华便捷与古旧的沧桑清幽在这个小小的古镇上似乎完美融合,互不干扰却又融为一体。




吃过午饭,四个人在未江湖畔的茶馆里一边喝着茶一边聊着过往,此时的茶馆里播放着的是一首《烟花易冷》,这首歌朱辰逸也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可在此时在此地听到那咿咿呀呀的二胡声,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就触动了朱辰逸心底的某些东西,他又觉得有些恍惚了,这在他初初踏上街子古镇那条古街的时候,就有些隐隐的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他以前来过这里一般,可明明,朱辰逸这是首次入川,从小到大这是他第一次踏入四川地界。




    午休过后,一行四人按照原定计划准备去爬青城山的后山,青城山的后山果然不负盛名,水秀、林幽、山雄,那些久负盛名的景点金壁天仓、圣母洞、山泉雾潭、白云群洞、天桥奇景也让人觉得不虚此行,晚上,他们就借宿在了山顶白云寺的吊脚楼,白云寺据说历史久远,但因为地处山顶,庙前又要爬很陡的阶梯才能进入寺庙,所以游人也不是很多,再加上附近就有一个相对更繁华热闹的白云古寨,相比之下这里就显得更为冷清了,而朱辰逸从踏入寺庙的那一刻起,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更是扑面而来,他摇摇头,将这莫名的恍惚和迷离感驱散,吃过简单的斋饭之后,玩了一天的四个人倒头就熟睡了,而朱辰逸也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这一次他入梦似乎特别快,很快,朱辰逸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清冽药香味儿,躺在床上的他坐了起来,看到窗外那个月白色的身影越走越近,那女子低着头端着托盘走着,所以依然还是看不见她的面容,托盘里放着一个青瓷碗在袅袅冒着热气,过了一会儿,一阵敲门声传来,随后那女子端着托盘走了进来,看到床上的人坐了起来她似乎呆了一下,随后含笑走了过来在床沿上坐下,看着女子端起了药碗,朱辰逸刚想伸手接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臂包扎着绷带没法儿抬动,再看女子已经在很娴熟地拿过勺子来喂他了,此时,朱辰逸才看清楚了她的面容---赫然竟是舒雅的脸;他将将想要开口问什么的时候,场景却像电影切换镜头一般忽然发生了变化,朱辰逸看到了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穿着一身戎装端坐在马上,而舒雅站在一块靠近医馆路边的石板上,沿路种着一排银杏树,此时正好是秋季,满地落叶宛如在地上铺就了一张金黄的毯子,穿着月白色汉服的舒雅站在那满地金黄中,两人互相凝望良久,坐在马上的那人张口说了句:等我,随后拍马绝尘而去。




恰在此时,朱辰逸却被一阵钟声敲醒,原来已到了白云寺做早课的时间了,想着昨晚梦里的一切,此刻依然还是清晰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中,梦中那中药冒出的热气,那个跟舒雅长着同一张脸的女子抬手间那隐隐的清冽药香,那金黄如地毯般的银杏叶,一切都真切地仿佛刚刚发生一般,而那个端坐马上的人拍马离开的那一刻,身为看客般在边上看着的朱辰逸却感受到了浓浓的离情别绪。这个梦境比之前十几年他做的那些梦更清晰也更让人觉得真实,可是,为什么?难道真的像某些小说里说的那样,他这么多年一直做的这个梦是属于自己的前世?朱辰逸甩甩头起床,不过一个梦而已,虽然特别了点,但是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个梦而已,不是吗?




起床吃过早饭,跟着同学一起下山时,朱辰逸就已将那个梦远远抛开了,下山后,在街子古镇附近的川大外国语学院旁的一个小书店里,朱辰逸意外地在角落看到了一套席慕蓉的诗集,这是舒雅曾经念叨了很久却一直没能买到的一套书,想着舒雅马上就要毕业了,把这书当成毕业礼物送给她也算是个不错的礼物吧?这样想着,朱辰逸买下了书并把地址信息给到了书店老板,让老板代为寄给海那边的舒雅,也算是给她一个惊喜吧。




驱车回到成都,朱辰逸他们在候车大厅等车时,却看到候车大厅的滚动屏幕在播放着征集志愿者的信息,原来,川蜀今天下午发生了地震,虽然成都也有震感,但是因为那时他们正在路上,车子一路颠簸所以也没察觉,听着候车大厅的广播里一直时时播报着川蜀地震灾区的情况,朱辰逸坐不住了,就这样,他跟一个之前一起在部队的同学去退了车票,加入了志愿者小组。可几天后,在朱辰逸他们完成了之前分配的任务,在返回跟志愿者小组约定地点的途中却遭遇了泥石流,整个山坡的泥土山石树木倾斜而下,脚下的路也瞬间崩溃坍塌,在大自然面前,人类太渺小也太脆弱,而在朱辰逸随着泥石流掉落川江的那一刻,他的眼前闪过的是他离开米国时,舒雅在机场送别时跟他挥手道别的那个清晨,原来,真正的告别,没有长亭古道,没有劝君更尽一杯酒,就是跟平时一样的清晨,只是,转身的瞬间却也许就定格成了永恒,而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秒你会遭遇些什么,因为离别就在一瞬间。在掉落着的那个瞬间,朱辰逸有些淡淡的后悔,在告别的时候他应该用力一些的,因为你不知道多看的这一眼,会不会是最后一眼,你也不会知道,你多说的这句话,会不是最后一句话,可惜,世上没有如果,有的只是后果和结果……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朱辰逸恍惚间以为他还是在那个梦中,因为入眼的还是那方米色的麻布帷幔,鼻子闻到的还是淡淡的草药的味道,可是在他将眼光移到墙上挂着的电灯的时候,他的意识才猛地被震动了:这不是梦里的那间古色古香的屋子,因为屋子里的家具虽然看着简陋,但是却明显是现代的家具,在屋子的那头还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摆放着一台电视机,此时应该是凌晨时分,屋子里虽然没有开灯,但一切景物却也依稀可见。朱辰逸的思维一时之间有些混乱,梦境跟现实纠结在一起让初初醒过来的他有些分辨不清,于是,他索性闭上眼睛细细回想着梦里的一切。




都说南柯一梦,朱辰逸不知道自己的这个梦做了有多久,只是,他仿佛回到古代观看了一部长长的默片剧集,也好像经历了那长长的一生:那是一个乱世,人们经过了五胡十六国那段混乱的时期之后,总算迎来了短暂的和平时期,那是南朝和北朝并立的一段时间,而他,是南朝的骠骑将军,年少得志圣眷正隆,在一次对外御敌的时候被敌军的暗箭射伤了,退敌之后属下把已昏迷的将军带到了城门口的医馆救治,在治伤的那一个月里,他跟医馆馆主的女儿,就是之前梦里的那个跟舒雅长的一般模样的汉服女子渐生情愫,可是,就在他要让父母来下聘的时候,朝中传来了让他任前锋出城迎敌的圣旨,君命如山,他只得拖着重伤未愈的身体上阵迎敌,未料,此次北朝志在必得倾巢而出,他带着的先锋营的数百骑兵很快就被对方的千军万马淹没,等他从死尸堆里爬出来再辗转打听消息后才得知,此时的都城洛阳早已被北朝占领,而此一役中被俘的将士的家族,都因此而获罪,甚至罪及整个家族;得知消息的他,有家归不得只能隐姓埋名流落异乡,这个时期正是古诗中所说的“南朝六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时期,佛教鼎盛,僧人众多,寺庙就成了他最好的藏身之所,于是,他脱下战袍,落发皈依佛前,落发的那一刻,眼前出现的是她站在医馆前路边的石板上目送他的眼神,那一刻,紧握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却抵不过他心头掠过的痛于万一,此生,他们能再相见吗?




转念间,朱辰逸竟然真的回到了南朝他跟她告别时的医馆,可是此刻的医馆早就不再是他离开时的模样,那里已成一片废墟,而此时的洛阳也早已成为了北朝的都城,一切,早已物是人非。可唯一没有变化的竟然是她,每天她依然站在送别他的地方等着他回来;为了谋生,她在那路边的树下摆了个小小的茶摊,有来往的兵士商旅,她就去打听他的消息,一次次,一回回,带着希望的眼神渐渐失去了光彩,而他,辗转各地打听着南朝的消息,也曾挂单在青城山顶的白云寺,因为这里远离洛阳人烟稀少,所以他在这一停留就又是几年,可他却依然不敢贸然地回到故土,因为文帝还在,因为他的家人跟着文帝一起迁往了新都,如果他未死却回归故里的消息一旦被文帝得知,首当其冲获罪的只怕就是他的父母双亲和整个的家族,而对她的挂念即使他日日诵经却也时时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岁月更替,物换星移,弹指一挥间十几年过去了,她也从窈窕少女变成了满脸沧桑的妇人,艰难的生活,多年的相思,无望的期盼早已使她不堪重负,终于,那一天她拖着病体最后一次坐到了树下的石板之上,看着他走时的那条路,她露出了一个浅淡的笑容,微笑着闭上了眼睛,蹁跹的银杏叶如一只只黄色的蝴蝶般跌落,渐渐在她四周铺就了一条金黄的落叶毯。




若干年后,文帝薨逝,孝武帝继位大赦前朝,得知消息的他急急地赶回故里,此时离他出征时已有二十年了,而她的坟头,墓门已拱墓草已青。他颤抖着手的抚上那斑驳的墓碑,拂去墓碑上的尘埃拔去坟头的杂草,看到的是墓碑上的那几行字: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第三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摸着这几个字,他嘴唇颤动但眼睛却似已干涸,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他一遍又一遍地在她坟前诵经,如果来生她不愿再遇到他,那么,一切便如她所愿吧,忘了他忘了这一切也好,只愿她来世能平安,喜乐~~~




当朱辰逸理清楚现实与梦境的差别再次睁眼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对老夫妻,老爷子手里端着一碗中药,散发浓郁的草药味道,老婆婆手里拿着一个针灸的布包,看到朱辰逸看着他俩进来时睁开了的眼睛,两个人都呆住了,老爷子手里的药碗晃了几下,药晃出来了大半,而老婆婆则哭着扑了上来:“强子啊,你总算醒过来了,妈可算把你给盼回来了~~~~




原来,朱辰逸被泥石流带着掉落川江,被江水一路冲到了下游,却被远离川蜀的这对老夫妻发现,老婆婆唯一的儿子在这之前的一个月在外面打工出了车祸,消息传回山里,等老夫妻两个筹了钱再辗转赶去医院,儿子早已被推入了太平间,这之后老婆婆一直神志不太清楚,每天围着川江边到处在寻找儿子,没想到这一天就正好遇到了奄奄一息昏迷不醒的朱辰逸,老婆婆搂着朱辰逸口口声声叫着儿子的名字不肯放手,老爷子无奈,看着朱辰逸似乎还有呼吸就推着家里的推车把他带回了家,好在老爷子会点粗浅的医术,每天也会去山里采些草药熬了给他喝,隔三岔五地给朱辰逸针灸推拿擦身,也算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吧,说来也奇怪,老婆婆自从朱辰逸被他俩带回家之后仿佛就恢复了正常,只除了不许老爷子送走朱辰逸,其他都跟正常人一般无异了,而朱辰逸这一躺就将近五年,而这五年于他来说,就只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境的最后,在曾经的医馆的遗址上建起了一座小小的简陋的寺庙,人们叫它伽蓝寺,寺庙里有个僧人望着窗外雨中的树,片刻后,又重新回到了蒲团上,静静地坐着,敲打着木鱼,开始诵经,而窗外,天上的雨仍然在纷纷落下,落在禅房外那块石板之上~~~




醒过来的朱辰逸经过了几个月的复健,在能独立行走的时候他告别了两位老人家,这里远离尘世,可他终究还是要回到他的世界中去,那里,有他牵念的一切,有等着他的亲人,他必须回去。老婆婆在朱辰逸醒来后似乎也已经慢慢地清醒了过来,但却始终不肯听从朱辰逸要带他们一起走的提议,这里,是他们的根是他们的故土,他们不愿也不能离开这里,于是,在五月的一个清晨,朱辰逸挥手告别了俩老,回到了阔别五年的梅城。




或许,人真的是种奇怪的动物吧?在回程的途中,朱辰逸想了很多,他很惭愧地记得,他在掉落川江之前的那一刻,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人竟然不是父母而是舒雅,他想着等他回去后,只要舒雅没有结婚,他一定要在她身边守着她,那个长长的梦里的种种思念和痛悔,即使现在想起来,似乎也还记忆犹新,那么不管前世,也不管今生,既然她在他身边,那么,他就不要再放开她了吧,虽说没有遗憾的人生是不完整的,可是,如果这一生能让遗憾少些再少些,那不是更好吗?




可是,当朱辰逸回到他阔别了五年的梅城,当他看到站在舒雅身边牵着她手的凌子桦的时候,他发现,他竟然还是做不到不顾一切,他依然还是有着诸多的顾虑和无法确定,而他唯一能做的似乎也只是减少自己跟舒雅见面的机会,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情感冷却、尘封;可是朱辰逸没有想到的是,舒雅选择了离开,而在此时,他接到了凌子桦约他见面的电话,当凌子桦约他在酒吧见面之后,将朱辰逸不在的这几年间舒雅的点点滴滴一一向他述说,看着若有所思低着头握着酒杯的朱辰逸,凌子桦举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都说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可是,有些人为了这遇见仿佛就已耗尽了所有的运气,”放下酒杯,他举手重重一拳捶在了朱辰逸肩膀上:“你小子,惜福吧。”站起来背对着朱辰逸,凌子桦挥了挥手,大步而去。




看着凌子桦远去的背影,朱辰逸维持着一个姿势许久都没有动,自从他醒来之后,那个造访了他二十多年的梦再也未曾做过,虽然梦中人那浓烈的情绪到如今依然还是让他记忆犹新,可是不管那是否是他的前世,也不管舒雅的前世是否是梦中那个女子,这一切跟现如今的他和她却再无关联,那么自己对舒雅又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情,会不会因为这个梦太真实太深刻,而他会将梦里的感情代入到了现在的世界里?朱辰逸觉得,在自己没有理清楚想明白之前贸贸然地对舒雅说些什么,都是不合适也是不负责的,可是,想到之前看到凌子桦牵着舒雅的手跟他挥手道别时的情景,朱辰逸却又忍不住握紧了手里的酒杯;不管他对舒雅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如今的他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别人牵起舒雅的手,而他却只能在边上做那个笑着祝福的旁观者,曾经他也一直自己说服自己:给她选择的自由,给她想要的祝福,可是,原来他竟然还是做不到,原来有些感情在他自认为的克制和压抑之间,还是不知不觉长成了参天大树?




想到这里,朱辰逸拿起酒杯,将剩余的酒一饮而尽,经历过生死的他在回到梅城之后怎么又开始纠结犹豫了?这样的他忍不住地有些瞧不起自己,既然自己放不下也放不开舒雅,既然舒雅还未婚,那么,他又有什么理由任她远离自己?人生很长,余生并不长,而余生最好不过有她,最坏不过回忆,不是吗?想到这里,朱辰逸缓缓展开了一个微笑~~




数月后,很平常的一个周日,在某偏远山区,中午时分当舒雅家访结束从山那边的学生家中哼着歌回到学校自己的宿舍附近的时候,竟然发现学校厨房的烟囱在冒着袅袅的白烟,学校在周日并不会开伙,这个时候谁会在学校生火煮饭?舒雅诧异地走进了厨房,厨房里居然还有手机在播放着音乐,而有个人坐在大灶的后面一边咳嗽一边在往灶膛里添柴,看到舒雅进来,那人站起身来,看着有些脏脏的双手,他走到了边上的水槽里洗了手,又拿过帕子抹干净之后,才走到舒雅面前伸出手道:“你好,我叫朱辰逸,以后,请多多指教”……

手机里的歌声一直在循环播放着,跟原唱的沧桑低沉不同的是,这个歌者将这首歌唱得充满期待,让人感觉仿佛有暖暖的情意和喜悦流淌其间: 

 

  在没风的地方找太阳

  在你冷的地方做暖阳

  人事纷纷

  你总是太天真

  往后的余生

  我只要你

  往后余生

  风雪是你

  平淡是你

  清贫也是你

  荣华是你

  心底温柔是你

  目光所致

  也是你

  想带你去看晴空万里

  想大声告诉你我为你着迷

  往事匆匆

  你总是会感动

  往后的余生

  我只要你

  往后余生

  风雪是你

  春华是你

  夏雨也是你

  秋黄是你

  四季冷暖是你

  目光所致

  也是你

  


(全文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金百利娱乐JBLKBL网的观点或立场。

      

    金百利娱乐JBLKBL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金百利娱乐JBLKBL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金百利娱乐JBLKBL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