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张爱玲《怨女》中的一场春梦

(2018-06-29 11:23:08)
标签:

杂谈

张爱玲《怨女》中的一场春梦

张爱玲《怨女》中一场春梦

潇湘蓝

微信公众号:xxlwenji19

女人的春梦都是少女式的,既纯真无邪又可笑可叹。

深宅大院里的女人日子无聊,没事做,没地去。如果有个女人打麻将三缺一时提到某个男人,而这个男人又难得会来凑局的,这是个信号。

女人说话拐弯抹角的三句不离他,动作也有忙乱,“她拨弄着三奶奶纽扣上的挂着的金三事儿,揣着捏着她纤瘦的肩膀,恨不得把她捏扁了。”身体是最诚实的,心事泄露常常是肢体先耐不住。

“二嫂唱个歌就还你”摆明了是男人开始逗弄女人。“没有的事”,女人接话了还不由红了脸,无论平常多么敏锐精细,一旦男人先入为主,只有像洋葱一样层层被剥开。这可让男人有的瞧了。

男人越发有趣,存心逗弄到底。女人已经不知怎么,坐着不动,“他的袍子下摆拂在她脚面上,太甜蜜了”。调情到这份上完全就像在戏台上,一个导演任意指挥者,一个演员太入戏已经错入角色。兀自入梦,全然醉卧在温柔乡。“导演”不由叫一声好。心里不免得意,自然也是极舒坦的。

空气里刹那间流动着温柔缠绵的气息,因为旁人不易察觉而更加微妙陶醉。“单独相处的一刹那去的太快,太难得了,越危险,越使人陶醉。”

同时听见背后的脚步声,她“飞红了脸,幸亏胭脂搽得多。也许看不出。”她稍有些忐忑不安抱着侥幸心理恢复着心绪。“他一躲,把袍子后襟唰的一甩甩上去,站起来顺手抓了把杏仁”。就这个“躲” 字,是男人的本相,无非对应出女人的可笑。女人往往看见了也并不触目,有个时间差,要到后来才能像针一下刺一下。

还有撩袍子的动作,“唰”声音大了些,动作有点猛,是男人的不自觉,也会给女人带来错觉,这一声恰与当时的气氛吻合,空气也觉得腻烦,这极不自然的一幕需要这一声冷静一会。只是男人就此了断了,女人还只是暂停。

如果有情,这个时候入耳的是静静流淌的时光,分秒听得见,任谁打扰也不会与半分惊诧,因为原本不可有任何慌乱来亵渎。

男人把女人的小金指甲套丢在石臼里,“还给了她”。没有收下信物这一点让她清醒了几秒钟。“她倒有些怅然若失,就像是一笔勾销,今天下午这一切都不算,不过是在胡闹,在这里等着无聊。”女人一旦恢复正常,各种估算揣测判断都趋向理智,渐而聪明。可惜还止于猜测,也没有别的什么更有力的东西触及到本质上的有无,所以依然不会死心,依旧继续入梦。

他离开了她的视线,却并没有离开她的心目,她咀嚼着下午的事。“他记得。她的心突然涨大了,挤得她透不过气来,耳朵里听见一千颗树上的蝉声,叫了一夏天的声音,像耳鸣一样。”内心的渴望推动了无穷的想象力,女人坐在自己的云端里享受虚无的世界。一千棵树上的蝉声是交响乐版的激昂雄壮,心海如潮涨潮落,自然界的各种喧闹和躁气在这个燠热的黄昏里统统远去有近在咫尺,她只体会到她的快乐。

“三爷的声音在说话,他站在台阶上,看不见。”她低声唱了起来,“风把每一个音符在口边抢了去,给了她一点勇气,可以不负责”。她紧贴在栏杆上,越唱越高。她没听见三爷对佣人说,“这个天还有人出来卖唱,吃白面的出来讨钱”。女人一盆火,男人一声冷笑。

三爷缠着账房支钱忙着应酬,即便没有这些事情,他也犯不上招惹家里的女人。这一点他还有脑子,家里的钱不够他穷奢极欲到忘乎所以的份上,他还得想法子到外面去找点钱,包括女人。外头是春药,家里要碗白水过一过。

银娣是不甘心的,或者说她还是空的,二爷是个幌子,三爷才是个活物。她看到他才有了人的气息。对方是不是有心,她不敢想,她漂亮年轻和别的女人一样,这就够了。春梦而已。只是不知也会梦魇,凶得狠,夜里狠狠的扑上来,也厮打了好些年。一辈子也没走出这个宅子,就这样到一场花事春梦到了。

潇湘蓝微信公众号:xxlwenji19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金百利娱乐JBLKBL网的观点或立场。

      

    金百利娱乐JBLKBL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金百利娱乐JBLKBL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金百利娱乐JBLKBL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