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未都
马未都 金百利娱乐JBLKBL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7,928,686
  • 关注人气:723,2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收藏马未都》
全新改版,广西卫视每周六晚21:40。
重播:周日8:00,周三凌晨1:20,敬请关注。

 

 

观复博物馆的官方微信已正式开通,欢迎添加,更快获得观复博物馆的最新信息。

添加方式:在微信订阅号或者服务号里直接输入“观复博物馆”。

     

郑重声明:
马未都先生个人从未开设任何名称之微信,如有以马未都先生名字或任何相关名称的微信,均属假冒。尤其号称能进行拍卖、鉴定等行为的微信(包括一些冒用马未都先生名字与肖像的网站),涉嫌欺诈,请切勿相信!观复博物馆及马未都先生对任何个人、团体、公司等冒用名字与肖像一事,保留法律解决之权利。


声明:

我的博客欢迎各种声音,批评、探讨都可以,但不容许恶言相向。凡此类不文明回帖,一律删除。
谢谢理解!
 
 
本博客内容未经许可,任何网站、个人、平面纸媒体、电视等不得转载和发表!作者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弹球之“弹”念“谈”,不念“蛋”。今天的小孩子不弹球,一看这俩字第一反应念“蛋”。我小时候,北京的大街小巷广场野地,凡是能挖坑的地方,无冬历夏地都有儿童聚众弹球。尤其三九天,有的孩子冻得鼻涕过了河,边脦(tè)肋着大鼻涕边认真地弹球,这景象充满喜感。(脦肋是北京土话,意为快速吸入。)

       弹球既可以当动词,又可以做名词。名词之“弹球”是大拇指大小的玻璃球,有彩芯的,也有素色的。我们这代人童年的时候,玻璃球是至爱,与今天孩子们喜爱的手机游戏有一拼。拥有较多玻璃球的孩子气势上都高人一等,身边总有许多追随者,一旦出门,呼朋引类,呼啸来去。
       
       弹球的玩法多种多样。规矩的玩法需要事先挖坑作垒,一路打关入禁,过五关斩六将,最终获胜;野路子玩法就是不管不顾打野仗,满地追逐打击,以命中目标为胜。弹球讲究手法,初学者易犯毛病有二:先是执球方式不对,将球塞入弯曲的拇指与食指之间,俗称“大努”;二是弹射时未用拇指发力,而是连胳膊一起用力发出,属于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说来连自己都不信,我早年有过两段养猪的经历。一次在黑龙江空军牡丹江五七干校,那年14岁。另一次在京郊插队,已经成人19岁了。第一次在干校算是给我妈当助手,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母亲那年36岁,在冰天雪地里一个人推双轮车去喂猪,我不在编,可以帮母亲一把,在零下几十度的严寒中喂猪,将猪食倒进食槽的一瞬间,看见猪圈里的麻雀漫天飞舞,说不出高兴还是悲哀。

       后来插队下乡当了伙夫,养了两头猪,从小猪仔养起,一年多养成两个大胖子,一个三百多斤,一个二百六十多斤,养猪最大的乐趣是看它进食,猪进食惊天动地,埋头苦干,一副不吃完不罢休的姿态,也不管好吃赖吃,从不挑食。其实仔细观察,猪还是挑食的,如果猪食过稀,它的长鼻子永远浸入汤水中,一边吹泡一边进食,专挑底下稠的,让人看着很好笑。

       每天喂完猪,我愿意在猪圈的矮墙上坐会儿,看着吃饱喝足的猪哼哼,哼一会儿它就会去一个旮旯拉屎撒尿,然后心满意足地找块干净地一躺,尤其有太阳的冬日,黑猪吸热,一直晒得浑身冒着热气,如果我愿意,还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暖水瓶也叫暖壶,名字叫得有学问。先秦到汉代时,盛水的容器都是哪进哪出,当时就称之为壶;两晋南北朝以后,壶渐渐有了入水口,分出了出水口,俗称大进小出,这才与今天壶的概念吻合;暖壶符合哪进哪出的古老概念,所以名字叫得有学问。

       暖壶发明于宋代,目前只有文献不见实物。宋代有多处文献记载有关夹层陶瓷器或金属器,其真空原理与今日暖水瓶相似,可惜未见实物,但唐宋时期有见夹层省油灯,夹层诸葛碗,从这个角度推论,夹层暖壶有可能存在。

       现代的玻璃暖水瓶据说是英国人在1892年发明的,那至今也仅有一百多年。这种玻璃真空胆涂银的热水瓶曾风靡世界,算是人类生活质量提高的一个标志性产品。古代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情感

分类: 2018年

       北京过去一到春天,清明一过,大街小巷地就有人骑着自行车卖小鸡。尤其胡同里,卖小鸡的人永远风尘仆仆的,自行车后架上绑着一个柳条筐或纸箱子,纸箱四周扎满了小洞,卖鸡人推着慢悠悠边走边吆喝,惹得孩子们追着看。小鸡吱吱喳喳的声音也从箱内传出,小洞里也隐隐约约能看见小鸡的躁动。

       一旦有人有兴趣购买,卖鸡人就将纸箱卸下,以非常低的姿态地让孩子们欣赏,这时小孩子就会央求家长买一只回家。我的记忆里小鸡是两毛钱一只,有点残疾跛脚的一毛五就卖。那年月,鸡蛋约合一毛一个,所以大家都觉得小鸡价格公道,给孩子买一只玩玩挺合算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今天只有边远地区或许家中尚保留水缸,城镇中的水缸在几十年内消失得无影无踪。仅我小时候,北京城区许多平房内,多数家庭还备有大小不一的水缸,即便大杂院里有公共水龙头,家里也会自备水缸,只有这样,用水才方便。

        水缸在陶瓷革命史中极为重要,在明代以前,盛水的大型容器都是陶瓮,司马光六岁砸缸的故事是以讹传讹,其实是“司马光破瓮”。此瓮乃陶器,强度明显不如瓷器或炻器,还会慢慢渗水。直到明代之后,真正意义不漏水的大缸才烧成,让家家户户享受了用水便利。

        在没有自来水的时代,家中有一水缸如同一个自来水源,何时用水何时去舀。洗菜做饭洗脸刷牙都仰仗这一缸水。夏天的时候,回家渴得不行,舀起一舀子水咕咚咕咚饮下,煞是痛快;冬天如果屋内不严,室寒结冰,门口的水缸还可能漂着碎冰碴。我在农村插队时就喝过水缸中带冰碴的水。

        我在农村看见最为神奇的事是老乡家的水缸中养着一条鱼,这鱼一养就是多少年。一问才知道是为了净化水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2018年

        大概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记不得是谁给了我一板蚕籽,纸板色如牛皮纸,软硬也差不多,大小如烟盒一半大,上面密密麻麻粘着比小米还小的黑点点。同学告诉我说,这是蚕籽,放在阳光下晒晒就会出蚕。

        我兴高采烈地将蚕籽纸拿回家,放在窗台上,好像都没几天,就见纸上爬满黑如蚂蚁的小虫子,后来才知道刚刚孵化的幼蚕就叫蚁蚕,经过五次蜕皮后成蚕吐丝,最终变蛾羽化。小蚕一出生,我的任务就是到处去找桑叶。北京桑树不好找,只在公园里多些,尤其远郊的颐和园,桑树大且茂盛,采一次桑叶可以喂上几天。采来的桑叶怕干,就用湿毛巾盖着,太湿捂烂了,太干叶子又干了,为了蚕的口粮,那时每天就为桑叶苦恼,东奔西走,上树还被公园管理人员抓住过罚站,写过不少检查。

        蚕长得特别快,几乎一天一个样。由黑变黄再变白,特别能吃,新桑叶一蒙上去,静下心来可以听见蚕食桑叶的沙沙声,一顿饭的工夫桑叶往往被吃的只剩下筋脉。养过蚕才对蚕食鲸吞这个成语有个切身的感受。蚕吃饱后很快就会蜕皮,蜕皮后的蚕焕然一新,周而复始,大约五次后,蚕宝宝开始吐丝作茧。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顶针这东西估计今天多数孩子都不认识,生生解释这个满是小坑的金属圆圈还真得费点儿口舌。不用顶针的人想象不出顶针的功能,也很难理解这么个简单小东西有如此神奇之力。

       我很小就看见姥姥有个针线笸箩,笸箩里针头线脑外加袜板什么的,最让人注意的就是顶针,使用的已没有了光泽,残存的电镀与黄铜本质说明它的历史久远。顶针可以在床上桌上地上滚动,发出诱人的声响,每次玩后姥姥都叮嘱要将顶针收好,丢了下回用时就麻烦了。

       今天的女人少有人再做女红。过去几千年,女红是女人最起码的手艺,也是女子的本分,更是女人的脸面。不会女红的人会被婆家瞧不起,自己也觉得低人三分。改革开放后,城镇乡村的工业化程度迅速大幅度提高,女子在家做女红之事很快被时代大潮淹没了,女红快成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了,悄悄告别了它几近与中华民族等同的历史。

       姥姥那代人每一个良家妇女都会手工缝纫活,做针线活时顶针是必不可少之物,套在中指上顶住针的尾部,用力扎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俗话说,针大的洞透过斗大的风。这话说的就是北方冬季,夏季透不透风没什么感觉。过去老房子门窗不行,处处漏风,老北京人最爱说这句话。我姥姥爱说,我母亲更爱说。一到冬季,屋里有一点儿不严实,就能感到冷风嗖嗖。

       老房子的门窗都是木制的,很难关严。北京冬季干燥,门窗难免收缩,缝就显得大。门框此时会加密封条或塞上自行车废弃的内胎掩住;窗户还算好办一些,整个冬天都没人开窗,窗户入冬后就会用纸糊上,为给室内保湿。糊窗户在老北京入冬之初,几乎是家家户户都要做的一件事:裁纸熬糨糊,东西备齐了,找个好天就开始了入冬之旅。

        首先是打扫窗户,扫去浮土,再用湿抹布擦拭干净,然后插紧插销,缝太大时塞上些废旧报纸,最后将事先裁好的三指宽的纸条涂上糨子,先竖后横地糊好,这一冬就指望这纸条子 节省能源呢!窗户缝自打糊上纸条,隔音也好了许多。平房的好处与坏处并存,室外的动静,包括胡同里的动静,每天通过耳朵即可了解大半。有个笑话说,某人瘫痪在家,但胡同里东家长西家短的琐事他比谁都清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今天多么风行式样的鞋也不可能像白边懒汉鞋那么普及。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懒汉鞋风靡全国。懒汉鞋有布底的,手工纳制,虽舒服但不时尚。塑料底的懒汉鞋分棕红色和白色两种,白色底的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故有一流行名称——白边懒,代表一种小小的高级。

        懒汉鞋是一大发明,究竟是谁何时发明的还是个谜。它让系鞋带这个麻烦事成为历史:穿时随脚一蹬,左右脚分别用手一提,立刻就可以出门上路蹬车,利索得很。这种鞋刚刚进入市场时正赶上我十几岁时,本来男孩子就懒得系鞋带,加之那时的鞋带也不结实,时不时地还断,断了很狼狈 ,所以懒汉鞋就极受我们欢迎,成为一代人的记忆。
        
         传统布鞋不需要系鞋带,但它不跟脚,跑跑颠颠地不行。懒汉鞋由于鞋口有强大的松紧口,跟脚合适,跑多快也不会拖累你,很快懒汉鞋成为社会的流行,人脚一双,区别只在白边上。
所谓白边懒,顾名思义就是白塑料底白边懒汉鞋,区别于棕红色的。当时的认知是白塑料优质,棕红塑料是再生的,低人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2018年
       北京秋风一起马上立冬,一般每年11月初准来一次寒流。过去寒流一到,街道景象立刻改观,买烟囱的日杂商店一反一年的冷清,变得热闹非凡。新进货的马口铁烟囱,横横竖竖地堆成山,排队的市民井然有序地购买烟囱,回家自己安装,度过漫长的寒冬。

        老北京平房多,过去即便没有规划限制,北京老城区也没太多楼房。楼房一般有暖气,只有简易楼房没有安装暖气,到了冬季与平房一样需要自己安装取暖设备,即煤炉。我就住过这类房子,非常不方便。煤炉早年烧煤球,上世纪七十年代后大部分改蜂窝煤了,摇煤球的就很少看见了。蜂窝煤的改进大幅度提高了百姓冬季的幸福指数,先是干净了许多,煤球炉子加煤时,满屋子烟尘,蜂窝煤就干净利索;再有就是蜂窝煤比煤球节省,一块顶一块,也容易码放,那时居民家门口后院阳台都是码放蜂窝煤的好地方,剩余多少一目了然。

       取暖用的煤炉必须安装烟囱,烟囱的长短取决于室内大小,煤炉越近窗越干净,但不暖和;越近里屋越暖和,热量不散失,但灰尘比较大,脏。每个家庭都根据自己的好恶安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金百利娱乐JBLKBL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金百利娱乐JBLKBL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金百利娱乐JBLKBL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