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7-07-01 17:35)
标签:

吴梅村

分类: 《红楼梦》新解

——《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第三版序言(节选)

 

《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回末有批语:“是书至此暂告一段落,癸酉腊月全书誊清。梅村夙愿得偿,吾所受之托亦完。若有不妥,俟再增删之。虽不甚好,亦是尽心,故无憾矣。”癸酉是指1693年,“梅村”是指吴梅村。时下的教科书、文学史及各类词典都白纸黑字写着:《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官方红学的胡适派红学家们言必称《红楼梦》作者曹雪芹。这种铺天盖地的洗脑式宣传固化了几代人的认知,因此当《癸酉本石头记后28回》横空出世颠覆了众人的固有认知后,其表现出不屑、鄙夷、震惊、惶恐,甚至愤怒等各种情绪便可想而知。而一些真正具有学术品格,想探求《红楼梦》真相的人们反而会扪心自问:“我过去是否被某些专家学者误导而误读了《红楼梦》?”

自《红楼梦》诞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看董志新《毛泽东读红楼梦》有感

作者:王华东


最近我在看董志新的书《毛泽东读红楼梦》。说到毛泽东对红学研究的影响,大家都知道毛主席是大力推行读《红楼梦》、研究《红楼梦》的,经常要求高级干部和身边的人读《红楼梦》。他在长征途中也带着《红楼梦》,重庆谈判与民主人士也谈《红楼梦》。而我们红学研究者中经常提到的是毛泽东说的一句话是:“《红楼梦》写出二百多年了,研究红学的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可见问题之难。……蔡元培对《红楼梦》的观点是不对的,胡适的看法比较对一点。”这句话无疑对当时的红学界影响巨大,并且在那个特殊时期影响了学术研究!也可以说曹雪芹作者说因伟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蔡元培

胡适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姬健康


研红之士,实应分为两大类:一类是鉴赏类,对鉴赏者本人的要求无须苛责,高至博学鸿儒,低至走卒贩夫,千人千面,百口百辩,皆有资格品头论足。你喜好你的十二钗,我爱煞我的刘姥姥,井水不犯河水,两不相干。现在市面上的红楼人物品赏书、艺术欣赏书、随笔小品书以及网文博客的分门别类赏鉴,皆属此道;常有惊人之语,间或会心微笑,体现了红楼的千古遗韵、老少咸宜。再有一类是考评类,对这一类人就应有严格的要求,不在乎学历高深,却讲究强记博学,可从以下三方面审察:一是必须熟悉中国历史发展脉络,尤其是明清史,对明亡清兴有足够的认识,而不是流于浮光掠影。二是必须掌握清代文学史,深知它的兴盛、发展和衰弱,并了解各阶段的文风、主题、作者群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贾赦

贾珍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聂桥  王华东

人物亲属关系错综复杂,恐怕是《红楼梦》的一大特色了。本人今天在这众多人物中筛选出“红楼四大舅”和“四大坏”,算是给这个争来吵去的红学圈来一点佐料吧。 准确的说,下面的四大舅均是贾家人的大舅,否则能称上大舅的人太多了,例如贾赦和贾政就是黛玉的亲娘舅。

红楼第一舅:宝玉之舅王子腾,凤姐的大伯。探春宁肯不认血亲舅舅,也要与此人搭上关系。王子腾官居九省统制,位高权重,可视为凤姐娘家的代表。这么一位显赫的大舅,在《红楼梦》中却是只闻其名,未见其身,其行为举止如何我们不得而知。倒是下面的几位大舅虽然出场不多,但也算活灵活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曲沐

俞平伯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姬健康 王华东

曲沐先生,是著名的古文学专家,对中国四大名著及《歧路灯》等古小说都有涉猎,在红学界以见解独到、不人云亦云、尊崇真理而闻名,并愿意提携晚辈,鼓吹百家争鸣,许多名不见经传的红学爱好者都愿意投奔其门下,或求教,或商榷,或赐序,只要言之有物、持之有故,曲教授皆以宽容态度对待之,为这些孜孜以求的初学者不惜笔墨,鸣锣开道。比如我的博友谢志明、王巧林,皆受益于曲教授谆谆之教诲,羡煞小可。有人会说,曲沐是反曹派,他只推崇此类人士,这是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请问,有哪一位曹学大家、名人有如此的胸怀,提携过如此众多的学有所成的红学新人呢?

因为知道了曲沐的人品,也就关注他的著作。最近在旧书网上淘得一部曲沐短文集《烟霞集》,翻阅几页,如获至宝。此书是曲先生赠送给红学专家刘盛昌的,扉页上有曲先生的亲笔题词,也不知怎么流落到了我的手里。令人欣喜的不是这些轶事,而是书中近四十来篇有关《红楼梦》的短文,篇篇精干,字字玑珠,几乎都是他在贵州当地报纸上发表过的。因为是报上发表,所以精练,有的就是“豆腐干”文章,好读,不累,话说得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曹雪芹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姬健康

当今红学领域,确实存在两拨人群,一为主流红学,长期霸持话语权,俯视红坛;一为草根红学,当然没有门坎,网上、手机的某某群、某某圈都是他们发声的地方,偶而也有出书的,为主流不屑,影响极其有限。两拨人群,姿态不同,素质各异,却有一个共同的跳不开的主题人物:曹雪芹。曹雪芹被主流红学奉为神明、精神领袖、万能的主,没有任何史料证明、支撑下的天才;同样,草根红学也绕不开曹雪芹,每每有随波逐流者,山呼万岁。

红学专家告诉我们,曹雪芹是世界名著《红楼梦》的作者,生于1715年,卒于1763年(大约在这个年数范围内吧),活了约五十岁。他是清朝江宁织造曹寅之孙,他爸有两个可能人选,一个叫曹顒,一个叫曹頫,可以根据需要取舍,哪个专家笔下合适就取哪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王大可




经典名著《红楼梦》一书中,一共有多少个出场人物呢?根据学者徐恭时的统计,是975人。其中有姓名称谓的有732人,其余无姓名称谓。

从这近千名出场人物中,如果要评出作者最着力刻画的前三名,当属贾宝玉、林黛玉和薛宝钗了,这一点估计不会有太多异议。因此,在目前《红楼梦》八十回之后的原稿已佚的情况下,如果能根据前八十回原稿探索出作者本意,从而推测出以上三人的结局,那么整部书的最终结局也就真相大白了。

做到这一点并非没有可行性。《红楼梦》一书虽是宏篇巨著,但作者心细如发,下笔惜墨如金,时时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聂桥


柳湘莲,注定是一个与情相联的人。

他与贾宝玉情深意綿,是否有同性恋关系,可画问号,确实证据没有,但他之喜欢宝玉,盖因宝玉之儒雅。呆霸王薛蟠要与他轻薄(同性恋),被他骗出郊外,一顿暴打,这就是《红楼梦》中著名的“ 冷君避祸走他乡”一节。

贾琏在酒桌上向柳湘莲提亲,并骗得柳湘莲的定亲信物。为什么说是骗取信物?贾琏作为媒人,一不介绍出身,二不介绍年龄,三不介绍人品,只说是他的“小姨子”,而隐瞒了她的其他情况。他利用柳湘莲的义气,糊里糊涂的把一个姑娘介绍给他,说女方等了他五年,感动了他。你贾琏偷取尤二姐还得扔下个九龙佩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姬健康

中华民族是个无限崇拜皇权的民族,两个原因:一是中国人认为宇宙天地,天最大,人的生老病死、富穷贵贱都是天的安排、天的旨意,所以有一说: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在人间,又由谁来传授天的旨意呢?皇帝也,故谓天子。二是两千多年封建王朝的统治养成的奴性,从最初一统天下的秦王朝建立以来,所有治国安邦的文化、哲学、思想的渲染、推演尽管带着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装饰、脸谱,但它最终的目标总是射向同一个圆点:皇帝。顺民的习惯性已成原始状态,对皇位与中心的景仰,已与空气一样让生灵顺应。所以,皇帝所到之处,山呼万岁。




中国文学史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多姑娘

分类: 《红楼梦》新解
作者:姬健康


《红楼梦》用奇幻精妙的构思,出神入化的语言,灵动相携的布局,为读者谱写了一曲委婉悠长凄美绝响的三角爱情恋歌,述说了一段天上人间不断演变的家族兴衰悲剧。由于它的语言生动,人物鲜活,自它问世以来,深受读者喜爱,绵延不绝,可能还会一直“红”下去。

这样一部书,红学家们、红迷们唠唠它的故事,夸夸它的语言,评评它的艺术,甚至学学其中的为人,文章写了一篇又一篇,书籍出了一本又一本,繁荣繁荣我们的文化生活,这是多么好的一派景象?芸芸众生中,有那么一些人,出于不同的目的,一二百年来,不断地在探佚它,考证它,挖掘它,乐此不疲,从未间断,看来还有前仆后继、永无穷尽之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慧读古典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以下简称“吴氏石头记”)的真假问题可谓是红学界的焦点。《光明日报》刊登了该报记者一篇关于“吴氏石头记”的文章,直批这是文化造假行为。该报记者认为“吴氏石头记”乃是伪作,是现代人造假的产物,还借一位《红楼梦》研究者的评论文章说“吴氏石头记”根本不像是《红楼梦》,倒像是施耐庵的《水浒传》。然而,笔者却认为,“吴氏石头记”是真本,并没有倒塌。


《光明日报》图片

由于受到胡适红学的影响,绝大多数人印象中的那个《红楼梦》确实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金百利娱乐JBLKBL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金百利娱乐JBLKBL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金百利娱乐JBLKBL公司 版权所有